莘羽生活旅游网

主页 > 旅游线路 > >为什么那么多人向往

为什么那么多人向往

时间:2024-05-28浏览次数:

启程前还是有些许的忐忑,因为母亲的担心,毕竟这次是去的地方还是有些不一样,除了忐忑之外,兴奋也是不言而喻的,早早的把出行的行李准备好了,一而再再而三的确认东西有没有准备齐全。

行程:

Day0 上海-兰州

Day1 兰州-拉萨

Day2 药王山观景台

Day3 大昭寺

Day4 拉萨-巴松错景区

Day5 巴松错转湖-索松村

Day6 南迦巴瓦峰-丹娘沙丘-八一镇

Day7 林芝-拉萨

Day8 拉萨-纳木错

Day9 拉萨-羊卓雍错-桑顶寺-拉萨

Day10 拉萨-昆明-上海

关于身体适应

高反

这几乎是回来之后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妈妈不知道从哪里听的广播说有人开着房车进藏高反严重,知道我要去之后就一直在提醒我会有高反,处在极度担忧之中。去之前过敏性咳嗽了很久,好在并没有肺部炎症。于是一路也带着医生开的中药,药是不能停。

四月底的行程,从四月初开始吃的红景天。也因此选择了飞兰州,火车进藏,也顺便体验一把传说中的天路。

到达的时候是早上10点,火车上一直维持的隐隐头痛并没有太过注意,只是提醒自己动作慢一点再慢一点。酒店check in之后睡了一会,但是很快就醒了。然后全副武装,在满街柳絮的德吉南路走向布达拉宫。第一天感觉是搭乘了时光机到了自己十岁的光景,走快一点就会明显觉得心跳加快,连听快节奏的音乐都感觉心跳加速了...晚上队员集合完毕开kick off的时候血氧88,并不算太差。看完Mayday大连站的直播,准备睡觉的时刻终于到了,真是漫长的一夜,头痛,想吐,不敢少盖怕着凉,盖子被子猛出汗。learning是第一次感觉好也不要乱蹦跶。

第二天好在大昭寺的city walk在下午,天亮之后有睡了一会儿,也错过了去步宫内部参观的时间缺口。五一之后需要预约,于是这次再没有合适时间再去。回想是否觉得遗憾或者后悔,似乎也没有。初到时间的紧张和不适也是真实的,为了接下来的行程顺利,再经历一回,自己也是会做一样的选择。生活没有剧本,就在一次次的选择中,我们学会了诚实地面对自己和世界。

第二天大昭寺citywalk之后,还是明显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回去吃了一粒止痛药,幸好一夜能眠。接下来的几天,都至少可以睡到,虽然常常醒来,如同满怀心事般短眠。从拉萨到林芝再到拉萨,还好,都没有重复第一天的噩梦。

干燥

来到西部就会明显觉得干燥,几天下来,明显觉得手上干得起皮,领队提醒要多喝水,偏偏常在车上又需要平衡想要找厕所的需求。带支护手霜是个不错的建议。

防晒

帽子眼镜和防晒霜,诚如各种攻略上的提醒,千万不要忘记,短短一周虽不至于立马晒成高原红,还是会晒黑。没到下车时候,一车人无论男女,都在抹防晒。最重要也不仅仅是防晒黑,晒痛甚至脱皮才是更需要警惕的。

 

五十块人民币上的布达拉宫,充满藏传佛教历史的大昭寺,错过十里桃花的林芝却仍旧美如画的巴松错,神秘害羞的南迦巴瓦,宁静秀美的羊卓雍错,一路不曾间断的雪山牦牛和经幡。

每次,从伙伴们的赞叹声中就可以感受到景色之美,稍稍有构图仿佛就能成为壁纸般的存在。

惊喜似乎从踏上开往拉萨的火车就开始了。

久违的黄土,雪山,蓝天,白云,原本应该是稀松平常的自然景象如今却是世间珍贵的影像。

 

 

又见青海湖

因为阳光正好,远远看见的青海湖竟比之前宿在湖边见到的更美。蓝色的湖水如同最深邃的眼眸,一旦注意到了,就很难辜负这片深情与美妙,于是就吸引了你所有的注意力。明媚的蓝天,有质感的白云,一线灰黄的湖岸,醉人的湖水,近处是星星点点的羊群。是只有眼睛才能记录的美好平静。

下午五点的飞驰列车,原本熟悉的应该是日薄西山,此刻窗外却是如同正午般炽烈的阳光。当晚上七点半达到格尔木的时候,天色仍旧大亮,电话那头的爸妈已经散完步回家。火车上一夜未能好眠,早早起床,七点的时候天也已经亮了,火车道旁的草地上明显有一层薄雪,不知在昨日哐哧哐哧的行程里,爬过了怎样的风霜雪雨。突然有种生命被延长的感觉,在观看日出日落似乎也成了生命中的奢侈时空。金色的阳光透过车厢的白色蕾丝窗帘,刚好落在对面女生的肩上,女生小声地和同行的男孩说几句,再低头看手机。岁月静好,或许也莫过如此。

巴松错

六个小时的徒步并没有明显得疲惫,一路几乎再没有其他居民和游人。做导游的当地大叔很热心,一路解释各种植物和作用,就像你我身边的一个长者,喜欢信誓旦旦讲述那些传说,喜欢一脸自豪又谦虚地夸奖自己的孩子。我们想象着桃花盛开的林芝的样子,从树缝间忘见对岸蓝天白云垂直分布的不同层次植物,欲辨却已忘言。有阳关的时候,一帧帧都是可以洗洗眼睛的良方。

 

 

南迦巴瓦峰

这座7782m的高峰还未被人类征服,常年云雾缭绕又被称作羞女峰。看到云雾渐渐散去的真容,欣喜是无法表述的。高山好像总是低调地彰显着自己的雄伟,让你看到人类的渺小。遇到真是觉得有缘分又感恩。

观景在2700m的索松村,脚下雅鲁藏布江流过,站在崖边,可以看到峡谷。课本上的雅鲁藏布江此刻像是门前的溪流,只有走近之后轰鸣的水流撞击声隐喻着磅礴,对岸的平原此刻满眼青葱,零星的人家似乎可以数得清,目光向上又是慢慢升高的海拔和雪山。云朵肆意游荡,镌刻时光变化,衬托阳光洒脱。不同于林间的丁达尔现象,光束总是带着氤氲的暧昧,这里,大团的云朵聚集,的地方空出,阳光就这么直直照射在了那片绿色的村落,明媚利落,像是传说中的上帝之光,幸运降临脚下的这一片地方。是此刻最爱的景象。

 

关于人

 

相较于藏传佛教的宗教文化与要义,似乎更感兴趣擦肩而过的普通人。

光明甜茶馆里喝一杯八毛的甜茶,大家玩笑着说明明就是阿桑姆奶茶。小时候记得去跟着外公去茶馆,印象里满是拥挤的条凳和缭绕的烟草味道。这里人多却并不特别拥挤,没有觉察到烟味,坐满了男女老少的当地人,有男人们一边在打牌,然后哈哈一笑,有姑娘一排坐着,我们经过是就这么直愣愣地看过来,老板娘则是领着大茶壶跑来跑去,满上甜茶,收走桌上的茶钱。我们这群外来者也好奇,这些眼神的后面又怎么样的故事,这是他们休憩发呆的地方,还是他们social的好地方,他们在聊着外面的世界还是生活里一样的柴米油盐。

不远处,公元七世纪的历史和传说还在传唱,大昭寺里藏人心中伟大的松赞干布和记忆里历史课本上的画像真切的重合。关于等身佛和羊驼土的故事一路上被提起了很多次。珍贵的壁画,精美的唐卡还有一尊尊雕像,慢慢都变成记忆里那鼻间的酥油灯味道。大昭寺广场外磕着长头的妇人;连着几天都看到的布达拉宫外独自磕着长头的老人;八廓街上裤子后袋装着冰红茶而膝盖上绑着保护磕长头的小伙子,桑顶寺里好奇打量我们的小僧人...时隔多日,他们还依旧生动,那一下下合掌扣动这心弦。

大昭寺里洛桑说可以祈祷,但是这里大多祈祷的是众生的福祉,至少也是祈求所有认识的人的幸福,那一刻是震撼的。尼玛派,噶举派,萨迦派,格鲁派还不能清楚分辨,这句一带而过的解说却停留了很久。似乎讨论太多关于他们的信仰都变成了一种不敬,宗教信仰缺失的我们的平凡生活里,什么才可能是我们的信仰?

冯叔总说用文字打败时间,但我想或许我们普通人的信仰只能是用时间打败时间。

身边会有在一种工作上做了20年的人,冷不丁,就会有让你惊叹好厉害的时刻。想到五月天,成军二十年,说他们像孩子一样,跳脱迷妹的心情,我是不相信的。街头巡演,少年成名,经历了当兵复出,内地开拓市场,结婚生子,世界巡演。或许他们走过了99%的五迷没有走过的地方,那些地方早晨四点的样子,说不定陈信宏都见过。身边任何一个四十岁的成年人,总有你突然会觉得真的是有酒有故事,在万千平淡的生活里,总有年纪不到就没有办法体会的元素,这是时间的厚重和无法抵抗,当蹚过了时间的阻拦,平淡的坚持就变成了自己和更多人的信仰。陈信宏常常在各种场合强调自己的幸运,我也觉得他们是幸运的,努力和有才华的人,从来不是唯一,能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声音,真的很幸运。可是,可是呢,生活从来不是鸡汤文,大多数的所谓成功,因为昨天太近明天太远,开始想要做的,只是现在,只是想要玩band,只想享受掌声和欢呼。当成为所有人的五月天之后,阿信常坦率地说有时候是骑虎难下,四个字一笑而过后面的故事听起来就有点酸涩。成名在望里,少年早已苍茫,光脚踏过了人间荒唐。如果传唱生活的苦难,五月天也无法成为所有人的五月天。生活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疲倦多,奇迹少,每个人都可以找到可以有代入感的挫败感,但是五月天是有后半句的注脚。他们在这个嘈杂世界,一直在表达自己的相信,原本简单的白话表达,当一群人相信了二十年,就默默打败了时间,成了平凡生活的一场信仰。生活中的柴米油盐还是上学工作和爱情,坦然成为有自己坚持的憨人和咸鱼,颇有任尔东南西北风的风骨。二十年说尽了各种不顺利的人间化身,却在一直在表达和鼓励着自己和每一个听到五月天的人。阿信总是诚恳地说,希望你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只希望在这条路上,让五月天成为你们的背景音乐。想起老板昨天发我一段关于leadership的文字,所谓成功的人逻辑总有可以合并同类项的地方,有思考有执行有坚持。

我们总羡慕敬佩那些有信仰的人,或者也只是因为我们坚持和相信得不够吧。

关于伙伴们

第二次参加稻草人长线,遇到各种性格的小伙伴,遇到善良还显稚气的藏族导游小伙儿,遇到了萌萌哒司机大叔。因为夜雪封山,4700M纳木错景区门口做了一小时游戏;夜宿索松村造作地围着火堆跳舞烤菌菇;4400M的羊湖边凹造型拍集体照;10+h的车程,停车总是急寻厕所;关于谁是天使的游戏和此生不会再画的标签;还有玩到一半还没完成的;归途总结时候车窗外的夕阳;还有各种不适合深夜po出的美食...每个人或许有不同的理由,带着不同的故事相遇,我们看到了一样或不一样的风景,也带走了各自在旅途中的体会感动和勇气,祝福。